疏影

喜欢你

方士谦生贺来晚了QAQ
祝你生日快乐跟杰希百年好合!!
小学生水平,还OOC

——————————————————


十一月的城市下起雪来。
高二的方士谦同学有了点小烦恼,关于刚转入高一年级的王杰希同学。
当然,王杰希并不知道。

过了一个礼拜他还是没忍住,在回家的路上把王杰希给拦了下来。
王杰希上下打量着拦路的这个男生,一米八几的个子比他略高,身材看上去也挺不错的,不过不一定打的赢他,嗯…脸长的更不错。
“同学,你有什么事吗?”资深颜控的王杰希决定看在他脸的份上不跟他追究。
方士谦有点难以置信,问他:“你不认识我??”
长的挺好看的怎么脑子有点问题…王杰希想,怪可惜的。
“我为什么要认识你?”
“你说你要嫁给我的!!!”方士谦气的吼出了声。
“啪”路过的张佳乐急忙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边陪笑边后退:“你们继续,继续。”一溜烟地跑走了,在转角还探个头出来,“方士谦记得请客啊!我叫上大孙一起去!”
两人对视了几眼,决定继续刚才的话题:“刚说到哪了?”
“说到你说我要嫁给你。”王杰希拍拍他肩膀,“同学,不要放弃治疗啊。”说完便想走。
“我自己就是治疗怎么放弃。”方士谦拽住王杰希的校服,“等等别走!你是王杰希没错吧!”
“你从哪听说我名字的吧?”王杰希挣扎了一下,“我真不认识你。”

方士谦很生气。
他心心念念十几年的人不记得他了。
感情一直是自己自作多情??
亏他还等了一星期等他来找他。

“你不认识我?”方士谦一生气把王杰希按在墙上,脸贴了上去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你还没出世你爸妈就把你嫁给我了,后来你在我家园子里迷了路还是我把你带出来,你就缠着我要嫁给我,我不肯你还非要亲我,你不记得了?”
王杰希一脸惊讶的表情,甚至就让方士谦压在墙上离他这么近也没有反应过来,“你们家不是出国了吗?”
“前几年就回来了。”看王杰希的反应方士谦消了点气,“你也知道,我们家出了那事不得不出国避一下…我本来想跟你告别的,但那时候都被保护起来了,回国之后我父母怕连累你们家也没告诉你们,我还以为你是知道了我在这里才转学过来的…”说到这里,语气上还带点委屈,低低的让王杰希不自在了起来。
“呃…那你怎么认出我的?”王杰希僵硬的转移了个话题,“都十几年过去了,变化这么大。”
“你又没变。”方士谦退后一步放开他,“你来的第一天我就认出你了,你都认不出来我。”
王杰希松了口气,活动了下手腕,“你变的太多了啊…走的时候还是一点点大,我哪里认的出来你。”
“呃…那我们?”方士谦小心翼翼地望着他,生怕这人亲完就不认帐了,虽然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嗯…试试。”王杰希扭过头不自在地说,有点脸红,“不知道现在还合不合适…”
“合适合适,不能再合适了!”方士谦开心的扑过去想抱住王杰希,“嗷!”
“…”王杰希拉过方士谦仔细看了看他额头,“你搞什么?还好没破皮。”
“我就想抱你一下…”方士谦眼泪汪汪地看着他,“谁知道地上太滑了,撞墙上了。”
王杰希无奈,“又不是不让你抱”
话音未落,就被方士谦一把抱在怀里,还在他颈边蹭了蹭,含糊不清地说:“我怕你不记得我了…”
“怎么会。”王杰希安抚地摸着他头发,一只手绕过去跟他十指相扣,“我也在等你啊。”
“真的?”
“嗯。”
“那你还认不出来我!”
“…”
“好吧好吧…”



【匿名】还能不能给我们单身狗一点活路了!

呵呵

楼主没死,楼主还在编辑

是这样的!今儿下个大雪不是地很滑吗!楼主去实验楼上课,看到前面某一学长带着个小学弟,某学长很有名因为颜值高所以我多看了两眼!发现小学弟也相当帅我更喜欢小学弟的这种帅!然后!某学长滑了一跤!你们以为他会摔倒吗不不不小学弟反应迅速地把学长拉了起来,不过学弟比那个学长矮一点,着不了力所以自己也站不稳!然后学长又去掺和学弟…两个人就手牵着手,一步一滑地走向了楼梯…到了之后还长出了一口气相视一笑又手牵着手去楼上了……手牵着手………因为楼主看太久上课要迟到了,一脚踏进去……嗯,没错,楼主一个单身狗,没有人扶,直接摔在了地上………心疼的抱住单身的自己。

不是某喻,也不是某叶,更不是某周…楼主已经是个高二的老学姐了!不是那些小鲜肉!

对!就是他!方姓学长一直单身我还以为!没想到…

小学弟真的很帅!那种苏!虽然比方学长小但一定是学弟照顾他…


孙哲平:听说你今天拦了个学弟?
方士谦:王杰希啊!小时候那个!你也见过的!张佳乐真的嘴一点都不严!
孙哲平:…你当我面说他?
方士谦:行了行了,知道你们俩那点事!
孙哲平:你当时不是跟他不合吗?
方士谦:谁说的?
孙哲平:当年不知道是谁烦死了跟在身后的小p孩。
方士谦:…孙哲平我警告你啊!不许跟他说这事啊!我就喜欢他了怎么样!
张佳乐:姓方的你警告谁呢!
方士谦:真受不了你们这些秀恩爱的。

方士谦把手机一扔,抱住刚坐在沙发上的王杰希说道:“杰希我们出去吃饭吧。”
眼角余光瞥到正在发消息的对象是喻文州,吃醋地抢过他手机,“别管他,他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在家吃行不行。”王杰希懒懒地靠着他,也不在意被他抢了手机,“出去吃很麻烦,要好久的。”
“家里啥都没,要吃只能吃你了。”
“嗯…也行。”
“哈?”
“骗你的。”王杰希拍拍他,“起来了。”

【匿名】我又双叕遇到他们俩了…



青春/荣耀/孙哲平

内有OOC,小学生文笔,介意点叉
双花
老大的私设不太符合原文

—————————————————————

青春对于张佳乐来说已经是个遥远的名词了。
孙哲平也是一样。

退役之后他一个人窝在家里,紧绷了几年的精神放松下来,每天躺在床上放空虚度光阴,偶尔刷刷手机也被铺天盖地的私信和邮件吓了一跳,几个要好的选手私聊关心他的状况,他翻了翻,没有想见的那人。
回复了几句我没事又点开微博刷新了下,网上全是哭喊着他不要走跟咒骂他不负责任的人,其实我真的没那么重要啊,张佳乐放下手机心想,我只是有点累了。
初入联盟的时候他跟孙哲平意气风发青春得意,不俗的天赋加上努力和运气,到了第三赛季又多了一份默契,最后在一众战队中脱颖而出,获得了…亚军。
其实成绩相当不错了,那还是个叶秋一柄却邪战天下的年代,很多个战队连季后赛的边都没摸到,他们出道第二年就站上了冠亚军争夺赛的战场。
但有机会获冠的人谁又甘于亚军,不过当时的他们并不在意,他们还年轻有着好像望不到头的青春跟自信,相信迟早有天会赢的。
那真的是一段不知天高地厚的过往啊…张佳乐躺回床上想到,他被孙哲平护的很好,除了打比赛之外没有事要他操心,他肆无忌惮地上至挑衅叶秋韩文清,下至调戏王杰希,记者发布会面对那些胡说八道的记者也会拍案而起说的他们哑口无言,众选手纷纷指责孙哲平把他惯的无法无天,而孙哲平就只是大手一挥说,我乐意。

那是百花最好的时光,也是张佳乐和孙哲平最好的时光。

经过了第三赛季的战败与第四赛季的沉淀,第五赛季他们志在冠军,信心实力和时机到达了顶峰,但他们没有得到胜利女神的垂青,只有恶魔对他们微笑着露出了獠牙。
张佳乐觉得有点烦躁,抓抓头爬起来准备出门散心。

一出门张佳乐就有点后悔,正值夏末的天气虽然不算炎热但也绝不凉爽,他生怕被人认出来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现在他甚至能感觉到汗水从颈上开始顺着背脊往下流淌,不一会儿就浑身湿透了,都赖孙哲平,张佳乐在内心愤愤不平地想到。
远在帝都的孙哲平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琢磨自己是不是把空调温度调太低有点感冒了。
不然又是张佳乐在骂我了,孙哲平低笑两声,他总是这样,大事上无条件相信自己为些小事却争论不休,从他买错了饮料到他熬夜复盘,看似大大咧咧实际上比谁都细腻认真,不然在他退役之后也不能一肩抗起了整个百花战队。

有点想他啊。

被想的张佳乐并不知道,他热的不行只好在路边随便挑了家店进去,有了空调的滋润总算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四处乱瞟,发现没人注意他便悄悄找了个被盆栽挡住的角落窝着,胡乱点了几个甜点就坐着发呆。

夏末的下午是最好的催眠剂,张佳乐慢吞吞地吃着刚上的甜点,味道竟还算不错,慢节奏的生活让他有点昏昏沉沉,却在这时听见椅子另一面传来低低的啜泣声。
怕不又是情侣在吵架吧,张佳乐坏心眼的想到。
却在声音稍大时愣住。

“…你不懂,张大神不是真的抛弃百花,他是百花永远的队长。”
“你清醒点行吗,张佳乐他已经退役了,他离开百花了现在百花的队长是邹远。”
“可,可是他在百花呆了这么久付出了很多,网上还那么多人骂他,他心里肯定很难过…”
男声有点不耐烦了,“走了就走了吧,反正他也没带百花拿到冠军,百花有没有他都一样真不知道你们心心念念他有什么好,他那么倒霉说不定百花都是被他带衰的。”
“你怎么这样说!”女声不可置信地提高了音量,“你可以不喜欢他甚至讨厌他,但你这样否认他的努力真的太过分了!”

张佳乐忍不住偷偷回头往后面望,看见那女生气的满脸通红还挂着泪花,把餐费拍在桌子上扭头就走出了店。

干嘛为我辩解呀,他慢慢趴回桌子上狠狠眨了眨眼睛,其实我没你们想的那么好啊。

我就是个普通人,累了也会想歇的。

晚上回到家中张佳乐情绪有点低沉,以至于发现自家客厅坐了个人还是愣愣的没反应过来。
孙哲平叹了口气,走上前揉了揉他的头发说:“都这么大了,还不让人省心。”
张佳乐想躲没躲开,手上还拎着买来的食材不好丢下,只能一边挣扎一边问孙哲平:“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
几乎是刚问出口他就后悔了,这套房子是当初他跟孙哲平合伙买的,两人约定一起退役然后搬来安享晚年,打打荣耀或者环游世界,他们总要有个家。
果然孙哲平懒得回答他这个蠢问题,只伸手准备接过他手上提着的袋子:“还没吃晚饭?”
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孙哲平的手,没有吭声。
见状,孙哲平无奈的向他解释:“…这点事情还是能做的,恢复的还行,不能像以前那样也不会太影响生活,不过打荣耀是不行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平静,像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张佳乐突然觉得有点难过,比自己退役的时候还要难过。
“孙哲平”张佳乐靠在墙上看他在厨房里忙碌,“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啊?”
孙哲平回头像看傻子一样看了他一眼,“我喜欢你啊,你不知道?”
“知道啊。”张佳乐突然笑了起来,眼睛眯成月牙形特别好看,“我也喜欢你嘛。”

早在西部荒野你对我伸出手,就在心里埋下了一颗喜欢的种子,你对它日夜浇灌,却在即将长成时被火燃灭,我原本以为它丁点不剩,蒙上层层沙土,但我见到你,又听见它发芽的声音。

值得庆幸的是,你还喜欢我。像我还喜欢你一样。

吃完晚饭后两人坐在沙发上插科打诨,几年不见的时光好像没有在他们之间留下痕迹,原有的默契体现在方方面面。
第二天早上孙哲平就要回北京继续治疗,张佳乐也穿好衣服准备去机场送他,临出门时孙哲平叫住了他:“张佳乐。”
他回头觉得有点奇怪,“啊?”
孙哲平突然伸手抱住了他,两人身高差距不大,刚好能够张佳乐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听见他在他耳边低沉又温柔的声音,“加油。”

分开后回来的路上张佳乐买了张荣耀帐号卡,而孙哲平亦是如此,两人再没有联系。

一年后,霸图战队迎来一名新的队员,张佳乐,操作角色,百花缭乱,职业,弹药专家。

两年后,新入联盟的义斩战队队员,孙哲平,操作角色,再睡一夏,职业,狂剑士。

两人第一次遇上的时候媒体大肆宣扬“昔日繁花血景拔刀相向,是命运的安排还是人性的丑恶?”

再睡一夏:加油。

还没出操作室的张佳乐有点红了眼睛又笑的开怀,比赛结束之后他追到义斩的休息室里,一只手把孙哲平压在墙上说,“我们在一起吧!”
孙哲平伸手把他按在怀里,摸了摸他有点长的头发笑了,“我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西部荒野上,花开了。










—————————————————————

呃…这个大孙有点温柔,尴尬,主要是乐乐太可爱了把持不住,一直超心疼他。

此番盛夏,唯你足以

内有OOC,小学生文笔,介意点叉
喻黄比心,有那么点儿方王
一时脑洞,有个常见老梗

—————————————————————

这年头日子是越来越难混了。
黄少天感叹道。
前面那人这么年轻就没了手臂,坐在外面低着头一幅萎靡不振的样子,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的移开视线心里想着,路过那人的时候下意识眼角瞄了一眼,顿时一个踉跄。

“队队队队长???”

“所以少天以为我手残了吗?”两人在就近找了家店坐着,喻文州才缓过气来问道。
“怎么会啊队长这么英明神武,我刚刚只不过是大老远的看见一个人袖子空空的又没发现是队长你,队长你太瘦了外面还披件衬衫我也不好意思盯着看,谁知道你会在路边上突然犯低血糖啊队长你没事了吧现在,要不要回家休息下啊你出门有什么事啊急不急啊?”黄少天一脸心虚,的确是他没认出来队长在先,而且…主要是他没想到队长会出现在这里啊,“队长你怎么跑我家这边来了?”
“来这里办点事情,很快就好了没想着叫你出来。”喻文州笑了笑,“倒是少天,这么热怎么还往外面跑?”
“呃…我说我接收到了命运的指引来这里遇见你行不行?”黄少天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动声色地把紧紧握在手上的东西往身后藏了藏,试图用身体遮挡住。
跟他当了这么久的队友喻文州一眼就发现黄少天的小动作,不过少天这么拼命隐藏的样子…倒是挺可爱的,喻文州忍住内心的笑意,话都少了不少啊…“当然可以啊,毕竟少天要一直在身前保护我嘛…我的骑士。”
黄少天猛的一下跳起来,甚至不小心带倒了椅子,“队…队长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过几天约你啊哈哈哈今天的事情还没办不好意思啊队长!”黄少天手忙脚乱地把椅子扶正,语无伦次的往店门那边退。
“嗯,少天路上小心。”喻文州也没再逗他,只是冲他挥了挥手,“那过几天见啊。”
黄少天几乎是逃出了店里,直到看不见喻文州才松了口气,把手中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收到口袋里才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来,点开一个聊天框。

夜雨声烦:
靠靠靠!!!
王杰希你给我出来!!!

王不留行:


夜雨声烦:
你给选的好日子!!!你是不是神了你???
我今天刚去拿了刻好的戒指回来就遇到了队长!!!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被队长知道了特意过来蹲我的,还好没被发现!!!
而且你知道吗!!!!队长他撩我啊啊啊,他真的不知道他在撩我吗我反应超级大,队长那么聪明会不会看出什么端倪来啊那我下半生的幸福可就完蛋了你要负责啊!!!!

王不留行:
你们还没在一起???
不负责,话痨拒

夜雨声烦:
我靠你谁啊????王杰希呢?

王不留行:
我方士谦
他睡觉呢
我还以为你们早就在一起了呢,没想到还没表白啊,啧啧,没看出来你们这么纯情
你们肯定是双箭头,听我的没错!你问王杰希有啥用啊当年还是我追的他呢!!!
要不要我跟喻文州透露一下看看反应?

夜雨声烦:
!!!!
不准说出去啊说出去我弄死你!到时候王杰希也保不住你!!!

“谁啊?一直吵个不停。”手机一直响,有点起床气的王杰希被吵醒了一脸不满,伸手从方士谦那抢下手机来关机丢到一旁,还猫一样在他手臂上蹭蹭,含糊地嘟囔,“吵醒我睡觉了都。”方士谦知道这个人睡迷糊了还是被萌的内心嗷嗷叫,赶紧把黄少天丢到一边,搂着王杰希准备继续睡个回笼觉,早把那两个的事情给忘了。

(被遗忘的)夜雨声烦:
人呢???
方士谦你别乱来!
不会跟王杰希一起睡着了吧?
靠靠靠!
单身狗没人权了是不是???

~( ̄▽ ̄)~单身狗要什么“人”权啊天天~

黄少天在心里对方士谦狠狠竖了个中指,倒也放心他不会私自给喻文州通风报信,刚好到了家楼下他平复了一下心情,一只手开门一只手熟练地拨通了喻文州的电话:“队长!我到家了你事情办完了没?对不起啊刚刚我有点着急没好好跟你说话,后天你有没有空我给你赔礼道歉行不行?不准说没空我就那么随口一问!”听到喻文州在电话那头保证一定有空黄少天才肯罢休,跟他约定好时间地点后挂了电话,扫了一眼日期后天刚好是七夕前一天,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等表白了之后可以一起过七夕了。虽然他一直对这种节日嗤之以鼻,但想到马上有对象之后还是按捺不住秀恩爱的内心。
而且对象是世界第!一!好!的队长!黄少天有点得意的想。

所以是什么给你的信心让你完全不考虑表白失败的结果???

其实黄少天只是刻意回避这个问题来掩饰自己的紧张,他跟以往一样与喻文州吃饭逛街聊天看电影,好像跟从前没有任何区别,又透露出丝丝不明的别扭。
最后到了晚上,黄少天的紧张开始一点点攀高,压的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队长今天人好多啊,还好我提前定好了位置我是不是很机智你快夸我,差不多时间了我们快过去吧免得去晚了别人还要来电话问我们那多麻烦人家啊…”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拖着喻文州按照他预想的过程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内心紧张又不安。
喻文州只是像往常一样温柔的对着他笑,还宠溺的揉了揉他的头顶,他佯怒地嘴上不停抱怨队长不想让他长高,喻文州好像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让他稍微有点安心。
快到的时候黄少天紧张的手心里全是汗,趁喻文州不注意偷偷摸了放在胸口的戒指好几遍生怕出了问题。喻文州突然站定,他觉得自己已经是崩溃的边缘了,这么久的压力都压在他脑子的那根弦上,使得他声音都有点颤:“队长怎么啦?怎么不走了再不赶紧我们就赶不上了…”
“少天在这里等我一下。”还没等他说完,喻文州突然打断他的话,还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黄少天一下噤了声,无意识地点了点头,咬的下唇有点白,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完了,黄少天绝望的想到,队长肯定发现我的异样准备拒绝我了…
结果没到两分钟喻文州就回来了,还递给他一枝玫瑰。
黄少天觉得更晕了,“队长你给我这个干嘛我又不是小女生了,而且给一枝是个什么意思啊我们堂堂蓝雨的队长这么小气说出去丢死人了…”他故意避开了玫瑰花的意思,旁敲侧击地问喻文州。“诺,夸你。”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一脸要窒息的表情笑出了声,“刚刚看见那边有个小女孩只剩下一枝了不知道怎么办,就买过来夸夸你啊。”

黄少天觉得有点憋屈,明明是自己要表白被表白对象各种撩不说,还紧张的不像话。
拿出剑圣大大的气势来啊,黄少天暗自给自己鼓气。

待他们坐下了之后,黄少天又有点不敢直视喻文州的脸,“队长我去下洗手间…”
“少天。”喻文州突然从对面拉住他的手,示意他坐下,黄少天挺直了背僵硬的坐在椅子上,连指尖都有点发冷。

“我喜欢你。”

他猛得抬起头望着喻文州,力气大的仿佛不看他马上要消失不见,世界突然一片寂静,连喻文州什么时候放开了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熟悉的盒子他都没有注意,五感都被同一个意思充斥着,他说他喜欢我…

喻文州…喜欢…黄少天?

巨大的惊喜砸中了他,虽然他一直觉得喻文州是喜欢他的,愿意听他废话还能找到关键点,在队里护着他对他老是翻墙去吃夜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会怕他摔到手偷偷拿钥匙给他开门,他经常在发布会上乱说话也帮忙打圆场,还跟他一起逗那些挑事的记者,但他又怕那是喻文州对所有人一致同仁的好(蓝雨众人:你怕不是瞎了吧?)。

黄少天还在这里胡思乱想,喻文州见状无奈的拍拍他的手背,“怎么不说话?”
他一下就被拍醒了,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一天的不安都一扫而空,“队长我也喜欢你…好喜欢你,喜欢你好多年了,从还在训练营的时候就喜欢你了…”黄少天嘴里唠叨个不停,还抽出一只手来摸盒子,突然就看见桌上摆着的戒指愣住了,有那么一小会他还以为自己刚刚发呆的时候已经把戒指拿出来了,发现不对后抬眼望着喻文州没有说话。

“嗯,跟你一样的。”喻文州很快就承认了,把戒指取出来平摊在手上送到他面前,“少天,跟我在一起好吗?”
黄少天一言不发地拿起戒指,一样的第六赛季冠军戒指,一样的纹路,一样的刻字。
还是有点不一样的。
指腹划过戒指内侧,不用看他都知道里面刻了什么字。

“ Y&H FOREVER ”

很俗气的刻字,黄少天这么想着,他英文水平不高,当时想刻字的时候很是费了一翻脑筋,最后还是妥协了,以后拿了冠军要换过一个。

“好啊,我们在一起吧。”

他感觉浑身都轻快了不少,也无意在这个时候追究喻文州跟王杰希两个人私底下的交易,虽然他有点小小的吃醋,不过看在结局这么美好的份上,他可以待会再计较。
黄少天把带着体温的戒指套在了手指上,欣赏了一下才把在胸口放了一天的盒子放在手心上递给喻文州,“文州,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他从来没想过他会这么轻松的说出这句话,在他对他表白之后这反而显得像结婚宣誓。
喻文州的笑意直达眼底,从盒子里拿出戒指来直接套在了手指上,黄少天不满地叫喊道:“你怎么不看刻字,虽然是一样的只不过是你早拿出来啊,这还是我想的呢。”
笑意更深了,他淡定自若地牵过黄少天的手,“不用看。”他看着黄少天,带着那么一点越发明显的深情,“它已经刻在我心里了。”

“ H&Y FOREVER ”

我和你,永远在一起。



“说!你那么早就喜欢我怎么不表白啊!!!害得我紧张的要命,比打总决赛还紧张!喻文州你肯定在内心嘲笑了我一整天啊啊还是不是亲男友了!!!”
“不是少天说要拿到冠军拿戒指表白的吗?”
“这你都知道???不对啊我没跟王杰希讲过啊,应该没人知道这件事情啊,我不会是晚上会说梦话吧你这么清楚!”
“嗯…少天你第四赛季生日许的愿还记得吗?我当时站太近了不小心听到了。”
“你让我等了这么久,我让你等一天都不行?”

“靠黄少天跟喻文州在一起了!!!”
“嗯。”
“你怎么这么冷淡啊,莫非早就知道了?”
“…黄少天非要我给他算个黄道吉日,我随便地说了一个,然后喻文州也过来问我黄少天跟我说了什么。喻文州早发现黄少天要跟他表白了,我就没有明说,只是给他提了了下店名跟时间他就懂了。”
“心真脏啊你们两个。”
“心再脏也被你追到手了。”
“哈哈说的也是,还是我更厉害一点。”
“那还不是我宠你。”
“是啊。”方士谦坐在桌边把王杰希拉过来搂住,下巴搁在他肩膀上,“你最宠我了。”

每一个我都喜欢你(上)

内有OOC,小学生文笔,介意点叉不送
日常给杰希比心
有老梗然而并记不得出处…有问题私我吧望天

—————————————————————

“所以说,我要找到真正的那个方士谦才能出去?”
他明明记得昨天晚上跟方士谦复盘之后都各自回房休息,但是才醒来时却陷入这个奇怪的地方,面前只有一个像恶魔一样头上有尖角自称梦魇的家伙,说什么这是恋人的考验,而他们,很不幸被抽中了。
“但我们并不是恋人。”王杰希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是按照什么来抽选‘恋人’的,我只能告诉你我跟方士谦就是普通的正副队长关系,仅此而已。”
梦魇轻笑了一声,“王队心里有数,不用我多说的。”
说完就消失了。

附近的景色突变,王杰希身形一顿,瞬间朝下坠去。
王杰希有些茫然。
等等我这还没看见方士谦呢,这要我找人先得把我给送到地面上啊,把我摔死了这游戏还怎么通关,这人是不是有毛病!
王杰希手无意识的一挥,竟然抓住了一个东西。
灭绝星尘?
这又是个什么套路?
不过有了武器就好办多了,王杰希心想,飞行的操作是咋样来着?
……
王不留行平时真是辛苦你了…王杰希泪流满面的想到。

由于不知道道具的使用方法,我们的王杰希小队长很遗憾的,出局了。

“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王杰希眼前一花,又来到了之前那个莫名的地方。
“为什么会这样?”梦魇耸耸肩,“因为你掉下去把那个世界的方士谦砸死了,系统判定你判断这个方士谦是假的,判断正确,进入下一轮。”

“好了,没时间跟你闲聊了,你只有24个小时,如果你找不到他,你就永远出不去了。”

这次倒是降落的很正常,直接出现在一个城堡里,周围也没有莫名其妙的人。
“杰希~”他刚这么想完,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放大的脸,方!士!谦!王杰希眼睛一眯一拳打了上去,“你干嘛?”
“痛痛痛…呜,人家只是想跟你打个招呼嘛,你干嘛这样打人家,都是你皇兄叫我来找你的啦。”方士谦眼泪汪汪的揉揉鼻子委屈不已,“他说找你有很重要的事情。”
“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都以后再说吧…”王杰希心里琢磨着这也是个假的,想着要怎样解决他哪有工夫管这么多。
“可是你皇兄他…”
“杰希,别来无恙啊。”这声音听着有点耳熟,他猛的一抬头,“喻文州?”
“杰希叫的这么疏远,可真是伤了皇兄的心呢。”喻文州突然一个人出现在门口,“果然只有方士谦能找到你呢,帮了我一个大忙。”
“你不是说父皇找你们有事吗?你骗我?”方士谦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他。
“你想怎么样?”王杰希知道这个喻文州也是假的懒得多费口舌,但是…
“咻”
“杰希!”
他只看见喻文州背后闪出个人影,朝他飞快的射出一只箭。
他只感觉一个人扑在了他身上,把他狠狠的压在身下。
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刚刚是怎么回事?”王杰希望着又一次出现的梦魇说道,“方士谦给我挡了刀?”
“是啊。”
“为什么喻文州要杀我?”
“等等我看看,”梦魇拿出一本书翻了翻,“据记载,喻文州是蓝国的王子,你是绿国的皇子,蓝国的国王坚持自古红蓝出cp的理念,向红国的皇子叶修提出了联姻,但此时绿国的皇帝也就是你父皇相信红绿是绝配,也向红国提出了联姻,两个国家就打了起来,后来觉得太劳民伤财了,两个国家就让你们以兄弟相称分别迎娶叶修和叶秋,但是喻文州一直对他的侍卫黄少天一见钟情,而你对从小一起长大的方士谦情有独钟,你们俩一拍即合准备逃婚,但是方士谦一直不明白自己的心意,所以喻文州跟你计划让你来一场英雄救美,谁知道你这个时候穿过去,反而让方士谦给你挡了一刀,啧啧。”
“…你脑洞这么大读者们知道吗,那他怎么样了?”
“你这么关心他干嘛?”梦魇眨了眨眼,“反正也是假的不是吗?”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因为我害的,关心一下不应该吗。”
“这就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了。”梦魇脸色一下就严肃了起来,“我要告诉你的是,如果你遇到的真正的方士谦,他死了,就真的死了。”
“所以你没有那么多时间悠哉,你要救的,不止是你自己。”

“好。”王杰希思索片刻说道,“把剩下的人都放在一个世界里面吧,这样快一点。”
你得救的概率也大一点。
梦魇听罢深深的望了他一眼:“如你所愿。”
那么多人里面,你真的能认出他来吗?
如果你最后遇到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你真的忍心杀掉一个吗,即使你的选择是对的?
“如此,我便送你一份大礼吧…”他微翘起嘴角,不经意的挥挥手,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不对劲,很不对劲。
根据之前的情况来看,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方士谦都会离他非常近,但他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了,一个人都没有。
而这里…
他四处张望了一番,附近也没有疑似大量方士谦出没的样子。

“杰希,你来啦。”

套路还是王杰希的套路

祝小队长生日快乐啦~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蝴蝶蓝给原著致敬~/比心
小学生水平,的地得不分,介意点叉

“方士谦你这什么意思?’’新晋的微草小队长眯起眼睛,瞪了一眼挡在门口的副队长。
“没什么意思呀,这不是祝你生日快乐嘛。”方士谦笑的一脸春风得意,心情很好的样子。
“我不用这个。”王杰希摆摆手,继续调整他熔岩烧瓶的配方,试图让方士谦知难而退,“也没人想着查我,所有人都知道我没有飞行执照。”
“…你这么直接好吗?”方士谦拉了把椅子在旁边坐下,翘个二郎腿语重心长地教训王杰希,“身为微草的队长你这样可不行,之前你没成年大家伙也管不了你,但你今天不是过生日嘛,我想着给你这个礼物应该你挺开心儿的啊。”
“我可不觉得有人收到这个礼物会高兴。”王杰希一脸冷漠,整个荣耀小镇上可能都不会有比我扫帚用的更好的人了吧,他内心傲娇的想。
“不然这样吧,你做我男朋友,我今天就去报名。”王杰希不动声色地给治疗之神挖了个小坑。
“什么?!”方士谦跳了起来,不小心撞翻了一个烧瓶。
“等等…”没来得及阻止他,王杰希只能顺手洒了一把寒冰粉来遏制火势,拽着方士谦退出了屋子。“你真的不是蓝雨派来的卧底吗,下周对蓝雨的比赛要用的烧瓶可全在里面了。”
“…我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
“不用,你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就行了,过了今天就不算数了。”
“啊啊,那我答应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治疗之神怎么会说假话,没想到你个大小眼人不可貌眼竟然看上了我,你肯定是早有预谋的……”方士谦眼神左摇右晃的就是不看王杰希。
“士谦”
“…好吧我是有那么点紧张…不对!那你可以去考飞行的执照了吧哈哈哈想到你一个常年超速惹的队长要去保释的人马上要像蜗牛一样就觉得身!心!舒!爽!”
“那你可能要失望了。”王杰希突然笑了笑。
“…你这什么意思?你要反悔吗我跟你说…”方士谦大惊。
“今天是七月六号,我刚成年是吧。”王杰希心情很好的眯起了大小眼,笑的像一只狡黠又慵懒的猫,“不过我忘了告诉你,我身份证上登记的可是七号,我刚不是跟你说了,我‘今天’答应你的。”
“王杰希你这个…”
“现在你是我男朋友了?”
“…啰嗦。”
“那你给我收拾下。”
“我!拒!绝!王杰希我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