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

双花/赤安不拆,天雷叶蓝/柯哀

青春/荣耀/孙哲平

内有OOC,小学生文笔,介意点叉
双花
老大的私设不太符合原文

—————————————————————

青春对于张佳乐来说已经是个遥远的名词了。
孙哲平也是一样。

退役之后他一个人窝在家里,紧绷了几年的精神放松下来,每天躺在床上放空虚度光阴,偶尔刷刷手机也被铺天盖地的私信和邮件吓了一跳,几个要好的选手私聊关心他的状况,他翻了翻,没有想见的那人。
回复了几句我没事又点开微博刷新了下,网上全是哭喊着他不要走跟咒骂他不负责任的人,其实我真的没那么重要啊,张佳乐放下手机心想,我只是有点累了。
初入联盟的时候他跟孙哲平意气风发青春得意,不俗的天赋加上努力和运气,到了第三赛季又多了一份默契,最后在一众战队中脱颖而出,获得了…亚军。
其实成绩相当不错了,那还是个叶秋一柄却邪战天下的年代,很多个战队连季后赛的边都没摸到,他们出道第二年就站上了冠亚军争夺赛的战场。
但有机会获冠的人谁又甘于亚军,不过当时的他们并不在意,他们还年轻有着好像望不到头的青春跟自信,相信迟早有天会赢的。
那真的是一段不知天高地厚的过往啊…张佳乐躺回床上想到,他被孙哲平护的很好,除了打比赛之外没有事要他操心,他肆无忌惮地上至挑衅叶秋韩文清,下至调戏王杰希,记者发布会面对那些胡说八道的记者也会拍案而起说的他们哑口无言,众选手纷纷指责孙哲平把他惯的无法无天,而孙哲平就只是大手一挥说,我乐意。

那是百花最好的时光,也是张佳乐和孙哲平最好的时光。

经过了第三赛季的战败与第四赛季的沉淀,第五赛季他们志在冠军,信心实力和时机到达了顶峰,但他们没有得到胜利女神的垂青,只有恶魔对他们微笑着露出了獠牙。
张佳乐觉得有点烦躁,抓抓头爬起来准备出门散心。

一出门张佳乐就有点后悔,正值夏末的天气虽然不算炎热但也绝不凉爽,他生怕被人认出来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现在他甚至能感觉到汗水从颈上开始顺着背脊往下流淌,不一会儿就浑身湿透了,都赖孙哲平,张佳乐在内心愤愤不平地想到。
远在帝都的孙哲平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琢磨自己是不是把空调温度调太低有点感冒了。
不然又是张佳乐在骂我了,孙哲平低笑两声,他总是这样,大事上无条件相信自己为些小事却争论不休,从他买错了饮料到他熬夜复盘,看似大大咧咧实际上比谁都细腻认真,不然在他退役之后也不能一肩抗起了整个百花战队。

有点想他啊。

被想的张佳乐并不知道,他热的不行只好在路边随便挑了家店进去,有了空调的滋润总算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四处乱瞟,发现没人注意他便悄悄找了个被盆栽挡住的角落窝着,胡乱点了几个甜点就坐着发呆。

夏末的下午是最好的催眠剂,张佳乐慢吞吞地吃着刚上的甜点,味道竟还算不错,慢节奏的生活让他有点昏昏沉沉,却在这时听见椅子另一面传来低低的啜泣声。
怕不又是情侣在吵架吧,张佳乐坏心眼的想到。
却在声音稍大时愣住。

“…你不懂,张大神不是真的抛弃百花,他是百花永远的队长。”
“你清醒点行吗,张佳乐他已经退役了,他离开百花了现在百花的队长是邹远。”
“可,可是他在百花呆了这么久付出了很多,网上还那么多人骂他,他心里肯定很难过…”
男声有点不耐烦了,“走了就走了吧,反正他也没带百花拿到冠军,百花有没有他都一样真不知道你们心心念念他有什么好,他那么倒霉说不定百花都是被他带衰的。”
“你怎么这样说!”女声不可置信地提高了音量,“你可以不喜欢他甚至讨厌他,但你这样否认他的努力真的太过分了!”

张佳乐忍不住偷偷回头往后面望,看见那女生气的满脸通红还挂着泪花,把餐费拍在桌子上扭头就走出了店。

干嘛为我辩解呀,他慢慢趴回桌子上狠狠眨了眨眼睛,其实我没你们想的那么好啊。

我就是个普通人,累了也会想歇的。

晚上回到家中张佳乐情绪有点低沉,以至于发现自家客厅坐了个人还是愣愣的没反应过来。
孙哲平叹了口气,走上前揉了揉他的头发说:“都这么大了,还不让人省心。”
张佳乐想躲没躲开,手上还拎着买来的食材不好丢下,只能一边挣扎一边问孙哲平:“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
几乎是刚问出口他就后悔了,这套房子是当初他跟孙哲平合伙买的,两人约定一起退役然后搬来安享晚年,打打荣耀或者环游世界,他们总要有个家。
果然孙哲平懒得回答他这个蠢问题,只伸手准备接过他手上提着的袋子:“还没吃晚饭?”
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孙哲平的手,没有吭声。
见状,孙哲平无奈的向他解释:“…这点事情还是能做的,恢复的还行,不能像以前那样也不会太影响生活,不过打荣耀是不行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平静,像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张佳乐突然觉得有点难过,比自己退役的时候还要难过。
“孙哲平”张佳乐靠在墙上看他在厨房里忙碌,“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啊?”
孙哲平回头像看傻子一样看了他一眼,“我喜欢你啊,你不知道?”
“知道啊。”张佳乐突然笑了起来,眼睛眯成月牙形特别好看,“我也喜欢你嘛。”

早在西部荒野你对我伸出手,就在心里埋下了一颗喜欢的种子,你对它日夜浇灌,却在即将长成时被火燃灭,我原本以为它丁点不剩,蒙上层层沙土,但我见到你,又听见它发芽的声音。

值得庆幸的是,你还喜欢我。像我还喜欢你一样。

吃完晚饭后两人坐在沙发上插科打诨,几年不见的时光好像没有在他们之间留下痕迹,原有的默契体现在方方面面。
第二天早上孙哲平就要回北京继续治疗,张佳乐也穿好衣服准备去机场送他,临出门时孙哲平叫住了他:“张佳乐。”
他回头觉得有点奇怪,“啊?”
孙哲平突然伸手抱住了他,两人身高差距不大,刚好能够张佳乐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听见他在他耳边低沉又温柔的声音,“加油。”

分开后回来的路上张佳乐买了张荣耀帐号卡,而孙哲平亦是如此,两人再没有联系。

一年后,霸图战队迎来一名新的队员,张佳乐,操作角色,百花缭乱,职业,弹药专家。

两年后,新入联盟的义斩战队队员,孙哲平,操作角色,再睡一夏,职业,狂剑士。

两人第一次遇上的时候媒体大肆宣扬“昔日繁花血景拔刀相向,是命运的安排还是人性的丑恶?”

再睡一夏:加油。

还没出操作室的张佳乐有点红了眼睛又笑的开怀,比赛结束之后他追到义斩的休息室里,一只手把孙哲平压在墙上说,“我们在一起吧!”
孙哲平伸手把他按在怀里,摸了摸他有点长的头发笑了,“我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西部荒野上,花开了。










—————————————————————

呃…这个大孙有点温柔,尴尬,主要是乐乐太可爱了把持不住,一直超心疼他。

评论

热度(2)